当前位置 :主页 > 环保知识 > 内容正文

连爱登堡爵士也为它打call 智利的水处理生物工厂究竟有多厉害?

【 发布时间:2019-10-02 】

还未修过经济学的水处理工程师,第三眼,作为智利最大的水务公司,第二个图是小编在领英,的创新水处理系统,2000年智利专门成立了Aguas Andinas水务公司来处理了供水和污水处理的问题,其中 北极星水处理网讯:谈到智利这个国家,喜欢喝酒的朋友可能对那里的红酒情有独钟,喜欢足球的朋友可能知道他们国家队有不少大明星,修读经济的朋友想必清楚智利经济奇迹和“芝加哥男孩”的故事。

但如果你是个既不喝红酒,又不看球,还未修过经济学的水处理工程师,然后恰好是个80后,估计你对智利的认识仅限于小学语文课本的那篇叫《苦柚》的文章——一个小姑娘给一个老华侨卖苦柚的故事。故事里的老华侨是这样给小姑娘介绍智利的:“是的,我住在圣地亚哥,你学过地理吧,智利,在南美洲,太平洋彼岸,离这儿有一万多里呢。”

为了丰富各位水处理同行跟其他行业的成功人士吹牛的资本,在今天的《第三眼》专栏,小编要带各位去智利的圣地亚哥看看他们污水处理高速发展的奇迹。


圣地亚哥的生物工厂

2018年9月《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宣布了获得“应对气候变化灯塔项目”(Momentumf or Change)大奖的15个项目,智利的Aguas Andinas是唯一入选该奖的水务机构。作为智利最大的水务公司,Aguas Andinas于2017年联合水业巨头SUEZ发起名为"Biofactoría"的污水处理厂的改造项目:他们对圣地亚哥的三个污水厂升级为“生物工厂”,将污泥和污水变成清洁能源,并在2022年前实现零废物、能量自给、碳中和的目标。

从3.6%到100%的奇迹

时间回到2005,当时圣地亚哥的污水处理覆盖率只有惊人的3.6%。这个数字低得有多不合理?小编拿两个图给大家看看。

下图是小编去世界银行官网专门找来的截图,它是美国、荷兰、智利、中国和巴西的人均GDP比较结果。要知道,智利可以算是南美最富的国家,比巴西还要富,而且智利的人均GDP至今都是领先中国一大截的。

第二个图是小编在领英(LinkedIn)上写过一篇文章的插图,它显示的是中国市政污水处理率在2006-2016年10年之间的变化情况。我们有时总说自家的污水处理基础如何的差,但在2006年中国的处理覆盖率好歹也有18%,远高于智利的3.6%。

智利首都这些未经处理的污水和污泥也是直接排放到横穿圣地亚哥的河流Mapocho。Mapocho河是该地区饮用水和灌溉用水的重要水源。用这些受污染的水灌溉作物,使得许多人遭受肠道疾病的滋扰。

痛定思痛,Aguas Andinas水务公司决定大力整治污水,并以循环经济为指导理念,打造“去污+节能”的创新水处理系统。如今,圣地亚哥的所有污水都经有效处理后再作排放,Mapocho河和周围的生态系统也得以恢复重焕生机,三座污水厂的生物工厂改造也初见成效。

生物工厂

早在1999年,圣地亚哥的污水处理低至3%,2000年智利专门成立了Aguas Andinas水务公司来处理了供水和污水处理的问题。污水管网从2004年的95km增加到现在据说的10000+km,在10年内也新增了超过20座的污水厂,来满足圣地亚约700万人口的用水需求。其中La Farfana污水厂处理圣地亚哥约50%的污水,日处理量约为700000m³,被认为是世界最大的5座污水处理厂之一。

“生物工厂”(Biofactoría)的理念用于大圣地亚哥地区的三座污水厂,除了La Farfana,还有Mapocho 和 El Trebal两座污水厂。三座污水厂都有厌氧消化设备,日处理能力最大的La Farfana配有沼气提纯的设备,而后两者则有热电联产技术。通过这些加工技术,三座污水厂每年合计可以处理30万吨的污泥,生产177GWh的天然气,产生49GWh的电力和84GWh的热能,这些电力主要用于厂区运行,若有剩余会并入电网。另外,污泥经处理可以生成13.7万的农用肥料。

Aguas Andinas硬数据

La Farfana污水厂还是全球甲烷行动(GMI)的示范项目,产生的生物沼气经过加工,去除水气、CO2、硫化氢等杂质后,售给污水厂以西13.8 公里的城市天然气厂。

因为零排放和零废物是他们的运行目标,因此除了肥料,La Farfana污水厂还回收金属、纤维素。

女性的贡献

除了打造高科技的生物工厂之外,Aguas Andinas还非常重视女性人才的发展,例如La Farnana污水处理厂的经理就由Paulina Vicentela女士担任。此外,他们合作的大学学者也是一名杰出女性,她叫Ana Prieto。Prieto博士于2011年获得南佛罗里达大学的环境工程博士学位,如今在马里兰大学从事污水处理(主要是膜生物技术)的研究。同时她也担任智利大学的副教授,因此她也参与了智利污水资源化利用的研究项目,和La Farfana污水厂也有合作。她本人也热心于城市水环境保护的推广工作,她非常认同将“污水处理厂”改名为“生物工厂”,这样能凸显其资源回收的潜力。

所谓“得道者多助”,智利Aguas Andinas这么努力的打造污水资源化工厂,自然也得到了很多著名单位的支持。今年7月,《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的官网专门发文介绍Aguas Andinas生物工厂的案例,还请到了BBC灵魂人物、世界自然纪录片之父——大卫·爱登堡(David Attenborough)为其宣传短片配旁白。能请得动老头子,可见这个项目还是有不少硬关系的。


原标题:连爱登堡爵士也为它打call,智利的水处理生物工厂究竟有多厉害?